我有闲

傲慢与偏见 中文版
简.奥斯丁 Jane Austen
第四十三章 Page 2

最后他好象已经无话可说,默默无言地站了几分钟,突然又定了一下心,告辞而去。

舅父母这才走到她跟前,说他的仪表叫他们很是仰慕,伊丽莎白满怀心事,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只是默默无言地跟着他们走。她真是说不出的羞愧和懊恼。她这次上这儿来,真是天下最不幸、最失算的事。他会觉得多么奇怪!以他这样傲慢的一个人,又会怎样瞧不起这件事!她这次好象是重新自己送上门来。天哪,她为什么要来?或者说,他怎么偏偏就出人意料地早一天赶回家来?他们只要早走十分钟,就会走得远远的叫他看不见了;他显然是刚巧来到,刚巧跳下马背或是走出马车。想起了方才见面时那种别扭的情形,她脸上不禁红了又红。他的态度完全和从前两样了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呢?他居然还会走上前来跟她说话,光是这一点,就叫人够惊奇的了;何况他出言吐语,以及问候她家里人的平安,又是那么彬彬有礼!这次邂逅而遇,他的态度竟这般谦恭,谈吐竟这般柔和,她真是从来也没有见过。上次他在罗新斯花园里交给她那封信的时候,他那种措词跟今天成了怎样的对比!她不知道如何想法才好,也不知道怎样去解释这种情景。

他们现在已经走到河边一条美丽的小径上,地面逐渐低下去,眼前的风光便越发显得壮丽,树林的景色也越发显得幽雅,他们慢慢地向前走,舅父母沿途一再招呼伊丽莎白欣赏如此这般的景色,伊丽莎白虽然也随口答应,把眼睛朝着他们指定的方向张望一下,可是她好久都辨别不出一景一物,简直无心去看。她一心只想着彭伯里大厦的一个角落里,不管是哪一个角落,只要是达西先生现在待在那儿的地方。她真起知道他这时候在想些什么,他心目中怎样看待她,他是否会冒天下之大不韪,依旧对她有好感。他也许只是自以为心头一无牵挂,所以对她特别客气,可是听他说话的声调,自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,又不象是一无牵挂的样子。她不知道他见了她是痛苦多于快乐,还是快乐多于痛苦,可是看他那副样子,决不象是心神镇定。

后来舅父母怪她怎么心不在焉,这才提醒了她,觉得应该装得象个样子。

他们走进树林,踏上山坡,跟这一湾溪流暂时告别。从树林的空隙间望出去,可以看到山谷中各处的景色。对面一座座小山,有些小山上都长满了整片的树林,蜿蜒曲折的溪流又不时映入眼帘。嘉丁纳先生想在整个园林里兜个圈子,可是又怕走不动。园丁带着得意的笑容告诉他们说,兜一圈有十英里路呢。这事情只得作罢,他们便沿着平常的途径东兜西转,过了好一会儿工夫,才在悬崖上的小林子里下了坡,又来到河边,这是河道最狭的一部分。他们从一座简陋的小桥上过了河,只见这座小桥和周围的景色很是调和。这地方比他们所到过的地方要朴素些。山谷到了这儿也变成了一条小夹道,只能容纳这一湾溪流和一条小径,小径上灌木夹道,参差不齐。伊丽莎白满想循着曲径去探幽寻胜;可是一过了桥,眼见得离开住宅已经那么远,不长于走路的嘉丁纳太太已经走不动了,一心只想快一些上马车。外甥女只得依从她,大家便在河对岸抄着近路向住宅那边走。他们走得很慢,因为嘉丁纳先生很喜欢钓鱼,平常却很少能够过瘾,这会儿看见河面上常常有鳟鱼出现,便又跟园丁谈鱼谈上了劲,因此时常站着不动。他们就这样慢慢溜达,不料又吃了一惊,尤其是伊丽莎白,她几乎诧异得跟刚才完全没有两样。原来他们又看见达西先生向他们这边走来,而且快要来到跟前了。这一带的小路不象对岸那样隐蔽,因此他们隔得很远便可以看见他。不过伊丽莎白不管怎么诧异,至少比刚刚那次见面有准备得多,因此她便下定决心;如果他当真要来跟他们碰头,她便索性放得镇定些跟他攀谈一番。她开头倒以为他也许会转到别的一条小道上去。她所以会有这种想法,只因为道儿拐弯的时候,他的身影被遮住了,他们看不见他。可是刚一拐弯,他马上便出现在他们面前。她偷偷一看,只见他正象刚才一样,没有一点儿失礼的地方,于是她也仿效着他那彬彬有礼的样子,开始赞赏这地方的美丽风光,可是她刚刚开口说了几声“动人”、“妩媚”,心里又起了一个不愉快的念头。她想,她这样赞美彭伯里,不是会叫人家曲解吗?想到这里,她不禁又红了脸,一声不响。

嘉丁纳太太站在稍微后面一点;正当伊丽莎白默不作声的时候,达西却要求她赏个脸,把她这两位亲友给他介绍一下。他这样的礼貌周到,真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;想当初他向她求婚的时候,他竟那样傲慢,看不起她的某些亲友,而他现在所要求介绍的却正是这些亲友,相形之下,她简直忍不住要笑出来。她想:“要是他了这两位是什么样的人,他不知会怎样吃惊呢!他现在大概把他们错看作上流人了。”

不过她还是立刻替他介绍了;她一面跟他说明这两位是她的至亲,一面偷偷地瞟了他一眼,看他是不是受得了。她想他也许会撒腿就跑,避开这些丢脸的朋友。他弄明白了他们的亲戚关系以后,显然很吃惊。不过他总算没给吓坏,非但不走开,后面陪了他们一块儿走回去,又跟嘉丁纳先生攀谈起来。伊丽莎白自然又是高兴,又是得意。她可以让他知道,她也有几个不丢脸的亲戚,这真叫她快慰。她十分留心地听着他跟嘉丁纳先生谈话,幸喜他舅父的举止谈吐,处处都足以叫人看出他颇有见识,趣味高尚,风度优雅。他们不久就谈到钓鱼,她听见达西先生非常客气地跟他说,他既然住在邻近,只要不走,随时都可以来钓鱼,同时又答应借钓具给他,又指给他看,这条河里通常哪些地方鱼最多。嘉丁纳太太跟伊丽莎白挽着手走,对她做了个眼色,表示十分惊奇。伊丽莎白没有说什么,可是心里却得意极了,因为这番殷勤当然都是为了讨好她一个人。不过她还是极端诧异;她一遍遍地问自己:“他的为人怎么变得这么快?这是由于什么原因?他不见得是为了我,看在我的面上,才把态度放得这样温和吧?不见得因为我在汉斯福骂了他一顿,就会使他这样面目一新吧?我看他不见得还会爱我。”

他们就这样两个女的在前,两个男的在后,了好一会儿。后来为了要仔细欣赏一些稀奇的水草,便各各分开,走到河边,等到恢复原来位置的时候,前后次序就改变了。原来嘉丁纳太太因为一上午走累了,觉得伊丽莎白的臂膀支持不住她的重量,还是挽着自己丈夫走舒服些。于是达西先生便代替了她的位置,和她外甥女儿并排走。两人先是沉默了一阵,后来还是小姐先开口说话。她想跟他说明一下,这一次他们是事先打他不在家然后再到这儿来游览的,因为她一开始就谈起他这次回来非常出人意料。她接下去说:“因为你的管家奶奶告诉我们,你一定要到明天才回来;我们离开巴克威尔以前,就打听到你不会一下子回到乡下来。”他承认这一切都是事实,又说,因为要找帐房有事,所以比那批同来的人早来了几个钟头。接着又说:“他们明天一大早就会和我见面,他们中间也有你认识的人,彬格莱先生和他的姐妹们都来了。”

伊丽莎白只稍微点了一下头。她立刻回想到他们俩上一次提到彬格莱时的情形;从他的脸色看来,他心里这时候也在想着上一回的情形。

歇了片刻,他又接下去说:“这些人里面,有个人特别想要认识你,那就是舍妹。我想趁你在蓝白屯的时候,介绍她跟你认识认识,不知道你是否肯赏脸,是否认为我太冒昧?”

这个要求真使她受宠若惊;她不知道应该答应才好。她立刻感觉到,达西小姐所以要认识她,无非是出于他哥哥的怂恿;只要想到这一点,就足够叫她满意了。她看到他虽然对她不满,可是并没有因此就真的对她怀着恶感,心里觉得很快慰。

他们俩默不作声地往前走,各人在想各人的心思。伊丽莎白感到不安;这件事太不近情理了;可是她觉得又得意,又高兴。他想要把妹妹介绍和她认识,这真是她了不起的面子。他们立刻就走到嘉丁纳夫妇前头去了;当他们走到马车跟前的时候,嘉丁纳夫妇还离开他们好一段路呢。

他请她到屋子里去坐坐,她说并不累,两个人便一块儿站在草地上。在这种时候,双方应当有多少话可以谈,不作声可真不象样。她想要说话,可是什么话都想不起来。最后她想起了自己正在旅行,两个人便大谈其马特洛克和鸽谷的景物。然而时间过得真慢,她舅母也走得真慢,这场知心的密谈还没结束,她却早已心也慌了,话也完了。嘉丁纳夫妇赶上来的时候,达西先生再三请大家一块儿进屋子里去休息一下,可是客人们谢绝了,大家极有礼貌地告辞分手。达西先生扶着两位女客上了车。直到马车开驶,伊丽莎白还目送他慢慢儿走进屋去。

舅父母现在开始评长论短了;夫妇俩都说他的人品比他们所料想的不知要好多少。舅父说:“他的举止十分优雅,礼貌也极其周到,而且丝毫不搭架子。”

舅母说:“他的确有点儿高高在上的样子,不过只是风度上稍微有这么一点儿罢了,并不叫人讨厌。现在我真觉得那位管家奶奶的话说得一点不错:虽然有些人说他傲慢,我可完全看不出来。”

“他竟那样款待我们,真是万万料想不到。这不仅是客气而是真正的殷勤;其实他用不到这样殷勤,他跟伊丽莎白的交情是很浮浅的。”

舅母说:“丽萃,他当然比不上韦翰那么漂亮,或者可以说,他不象韦翰那样谈笑风生,因为他的容貌十分端庄。可是你怎么会跟我们说他十分讨厌呢?”

伊丽莎白竭力为自己辨解,她说她那次在肯特郡见他时,就比以前对他有好感,又说,她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象今天上午那么和蔼可亲。

舅父说:“不过,他那么殷勤客气,也许靠不大住,这些贵人大都如此;他请我常常去钓鱼,我也不能信他的话,也许有一天他会改变了主意,不许我进他的庄园。”

伊丽莎白觉得他们完全误解了他的性格,可是并没说出口来。

嘉丁纳太太接着说:“从我们看到他的一些情形来说,我真想象不出,他竟会那样狠心地对待可怜的韦翰。这人看上去心地不坏。他说起话来,嘴上的表情倒很讨人喜欢。至于他脸上的表情,的确有些尊严,不过人家也不会因此就说他心肠不好。只是带我们去参观的那个管家奶奶,倒真把他的性格得天花乱坠。有几次我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。不过,我看他一定是位很慷慨的主人;在一个佣人的眼睛里看来,一切的德性就在于这一点上面。”

伊丽莎白听到这里,觉得应该替达西说几句公道话,辨明他并没有亏待韦翰;她便小心翼翼地把事情的原委说给舅父母听。她说,据达西在肯特郡的有些亲友,他们曾告诉她,他的行为和人家所传说的情形大有出入,他的为人决不象哈福德郡的人们所象的那么荒谬,韦翰的为人也决不象哈福德郡的人们所想象的那么厚道。为了证实这一点,她又把他们两人之间银钱往来上的事情,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,虽然没有指明这话是谁讲出来的,可是她断定这些话很可靠。

这番话使嘉丁纳太太听得既感惊奇,又极担心,只是大家现在已经走到从前她喜爱的那个地方,于是她一切的心思都云散烟消,完全沉醉在甜蜜的回忆里面。她把这周围一切有趣的处所一一指给她丈夫看,根本无心想到别的事上面去。虽然一上午的步行已经使她感到疲倦,可是一吃过饭,她又动身去探访故友旧交。这一晚过得真有意思,正所谓:连年怨阔别,一朝喜重逢。

至于伊丽莎白,白天里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对她实在太有趣了,她实在没有心思去结交任何新朋友;她只是一心一意地在想,达西先生今天为什么那样礼貌周全,尤其使她诧异的是,他为什么要把他妹妹介绍给她。



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,仅供个人学习、欣赏。